WORKS

SS-013.jpg

Sulumi
Thought Echo

思想化聲

2020

思想化声里面和外面的对话
Thought Echo
- Sulumi 专辑密想解析

文: 孤然山人


走在回家的路上,这是条幽暗的小路。过气的小工厂和从来没有见过有信徒的异教圣堂。每个家都紧闭户门,没有喧嚣,只看到夏天该有的花。太阳在后方发出虚弱的光,夜晚即将来临。没走多久一大片大森林就挡在我的面前。走过去仿佛在某个方向有人在说话,这里根本没有路,踩在杂草和树叶上咔嚓卡嚓的,不远处有一对男女,两个人好像在交谈什么。我并没有想打扰他们的意思,就停下来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
男人说:“离开了城市生活有几年了,但我也不想隐居,偶尔还会用电脑看看城市里的新鲜事物。回过头看原来的生活并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,只是为了生活,为了本能的呼吸才要拼命的工作和赚钱。可是自己喜欢的音乐创作已经停止很久。”
女人说:“在我们一起学习音乐的时候我比你更用功,现在不也没有什么大成就嘛?但能听懂自己喜欢的音乐,还能动手把心情弹奏出来,用软件做出来。这已经是很幸福了。你的追求还是很清晰的对不对。”
男人说:“嗯。当然。那你最近有听到什么特别的音乐嘛?”
女人说:“我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一张电子音乐唱片,叫思想化声。”男人说:“思想花生,我最不喜欢吃花生了,我会过敏的。” 女人回答道:“是思想化声,应该是思想变成了某种声音?大概是这个意思吧。听起来怪怪得!” 男人说:“那听听吧,顺便把我的蓝牙音响接上。”

树林里响起了声音,这声音仿佛从很远传过来,好像在地上爬行的蛇,没有什么目的。
女人说:“这第一首叫Horizon 视界,我发现一个规律,很多唱片第一首音乐都是安静的,是某些仪式的序幕嘛?”
男人说:“这很普通呀!交响乐和古代宫廷音乐就有这样的表达方式了。作品总会分主次和轻重,这样的叙事并不出奇。我总觉得除了少数的怪人之外很多的现象都是有它的道儿。就像这森林里只是没什么人来,如果发现古墓或宝藏,建起了什么遗址。这上山的路就多了。”
女人说:“没有鼓就算氛围音乐嘛?那这首就没有鼓。”
男人说:“大部分是这样吧。我倒是觉得氛围音乐可以有节奏,但没有节奏的音乐都可以当作氛围音乐来听,反正和你所处的环境融合或冲突,它最后都会融合。”
女人说:“这曲子里的噪音好像人的呼吸,吸气吐气。后面的合成器声音让我想起了六七十年代的那些实验派做的东西,我也只是在学习的时候听过一些这样的音乐,这算音乐嘛?我当时总想这个问题。”
男人说:“这种抽象的音乐只能算有旋律感的声音。你要真在K歌的时候唱一首这个,别人会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的。但你听声音里还有几个音符,简约有时候比复杂更有效的让人对声音记忆产生复苏。”

音箱里有鼓的声音传来,八分音符的贝斯音乐一下变得紧张起来。
女人说:“这个曲子叫Comrade 战友”
男人说:“这才是这张唱片的真面目吧!好像摇滚乐一样,鼓的节奏,贝斯都完全是乐队化嘛。八十年代的欧洲有一些乐队他们就是以这样的音乐概念为基础,然后吉他做很多噪音和超过载的失真。人声空灵温柔,还加入混响。比如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一些作品,还有类似Deutsch Amerikanische Freundschaft的那种鼓和贝斯,这些都是有些历史延续的。很多音乐风格都是转了一圈又轮回到现在,这音乐里的背景好像夜晚的电子飞行器,自身和夜晚融为一体的暗黑,但还是很正能量的。”
女人说:“我听过一些电子音乐就阴森的不得了,作品里大部分体现的主题都挺诡异的。”
男人说:“没问题呀。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嘛。而且每个人听到音乐时候的体会也不一样。你觉得你是艺术家或大师,其实呢可能你只有自己意淫的份儿。别人根本不是这么认为啊,好坏自然有别人去做评判,有时候自己戏太多只能代表很幼稚嘛。”
女人说:“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在演戏,不是演员但戏很足。诶。这个曲子后部分有一个类似钟声的我还挺喜欢,很大气。之后缓缓出来的那个旋律也还不错。”
男人说:“这样表达就算很内敛了吧?并不怎么狂躁的音乐,但劲很足。”

下一首的音乐也是白噪音开始的,鼓和贝斯都和上一首一样的套路。Clap的声音加上大混响,有间隔的出现。这算是音乐里的旋律了吧。音乐的后半部,温暖的合成器把冷酷的音乐拉倒了有阳光的地方,温柔多了。从头到尾都贯穿了同样的贝斯,只是音色的明亮度上有不同的调试,鼓在音乐里停过几次,没有那种大起大落的设计。这首结束以后另外一个响起了,嗯。双胞胎!

女人说:“这三首如果在俱乐部里连续演出的话,跳舞会停不下来。好像一列火车每节车厢都连在一起驶向一个地方,一首叫VR 虚拟现实,一首叫Hydrostatics 流体静力学。如果真的是驶向一个地方,那可能是什么冷门的科学实验室,这些音乐感觉不是现在城市里流行的音乐风格吧?”
男人说:“我知道现在城里人喜欢什么亚逼潮流,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感官上的刺激和自我表达更重要,沉淀需要时间,当下需要展示,这个很矛盾。这些感官的保护膜很容易破,啪。破掉之后你去看里面,亚逼把碎拍的节奏加上Lofi,采样一些搞怪的人声拼贴一下,配上酷酷的封面。这就算开始亚起来了。这能让黑人音乐的前辈们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砍你,谁让现在干什么都门槛低呢!能放歌就是DJ,能做音乐就是音乐人。能搞就是亚。”
女人说:“喜欢亚逼挺好呀。Jimmy Edgar后期有亚的意思了吧。每个时代都有年轻文化,你说的那么狠,因为你老了吧。接受不了年轻人的文化了。”
男人说:“怎么会,我还很年轻好不好,你见过老年人知道亚逼的嘛。我指的只是不懂音乐的来龙去脉,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学什么,然后还不加修改。这怎么感动人呀。Jimmy Edgar后期还是亚的有水平的,只要有水平我都服气,那句话叫什么,不服高人有罪。我想听下一首了。”

接着音乐也响起了碎拍Breakbeat。很有力的鼓,每一下都重重的砸在心里,副歌部分的旋律好像类似合成器琶音。
女人说:“这首叫Sun In the Space 空间里的太阳,你看这不也是碎拍嘛,你觉得亚吗?”
男人说:“不是吧。这首让我想起了Aphex Twin的Xtal和Ptolemy,这就是一种精神继承吧。但音色上面有很多不同,这就可以从音色上判断一个音乐发行和流行的年代,即便你复古,追求老的声音,还是可以感受到音乐其它部分里现代的气息,空间里的太阳里的人声就是一种歌词了吧。并不是唱出来,只是念读出来。这类音乐都带着浓浓的宇航员迷失在空间站,或者回地球的时候被卷入黑洞里。是人的气息没错,只是像一个逝去的人的回忆。”
女人说:“好像还真是这个意思,Aphex Twin也有一些单音节奏加了大混响。这个技法特别能提味儿。就像炒菜的时候用一点糖来提鲜,而不是突出甜味儿。我发现人有的时候,自我意识认准的一个方向,眼前就真的出现了这条意识路。活生生的就在你眼前,别人却看不到。”
男人说:“听过窦唯的高级动物吗?人本来就是矛盾体,复杂又多变,单纯又孤独。世界上这么多人,奇怪的想法层出不穷。说意识?点到为止。说多了把自己都绕进去了。停!”
女人说:“你听下一首这个曲子叫Time Stretch 时间拉伸,除了跟上一首差不多的概念,还用了TR-303的声音”
男人说:“这种Acid也是电子音乐里很大的一个体系。有很多人把Acid和Psy Trance混在一起,但其中的区别很大的。我觉得Acid越来越人性,Psy Trance越来越想超脱。我觉得听音乐超脱生活真的很难。”

节奏音乐慢慢停了,新的音符缓缓的响起来。音乐很短里面有类似钢琴一样的音符在跳动。男女都没有说话,然后新的音乐响起了。音乐不快,军鼓带着混响,贝斯好像金属音乐里的六弦独奏,低沉。曲子中间向高潮处理的地方也非常像乐队,最后是合成器噪音把音乐对带到极乐,噪音停止的时候旋律接力。
男人说:“上一首叫什么?”
女人说:“分别是Emerge 显现和The Wasteland 荒原,”
男人说:“也许这两首合起来是一个作品。这类音乐都挺寄情的,听的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音乐里,只是没有歌词就只能抽象理解了。”
女人说:“其实我并没有很多时间在家听节奏感强的电子音乐,但这些音乐的声音处理的都很柔,音乐性可能很有劲儿,但声音上听起来不那么狠。”
男人说:“这个小趋势并不是很多人注意到,极致到顶点的时候就应该回落。很早以前就有人开始不追求声音上的快感了”
女人说:“你听后面的这两首,Crescendo 渐强和Last Light 最后的光,他们也是那种跳舞音乐,风格是Tehcno的底子但声音上处理就像你说的,并不一定要在俱乐部里听。
男人说:“最后的光比减弱更耐听,一个好的动机,灵感。决定了音乐能不能让人百听不厌。但好的宣传可能是音乐之后更重要的一部分了。让更多人听到。现在是自媒体的世界。网络上只要你可以不要脸的发消息。团队发新闻。那总是可以网络很多听众的,我发现中国很多大城市都驻扎着来中国淘金的外国友人,熟悉这套宣传玩法的他们更懂如果凿壁引光。”
女人说:“但我觉得中国需要他们来丰富吧。”
男人说:“丰富是丰富了。混搞瞎搞也搞了。利弊谁说了算我不知道,我只是对事不对人嘛。”

这时候音乐响起了另外一首音乐。
女人说:“听这个节奏有点像Kraftwerk,那种早期电子音乐的味道”
男人说:“这首应该算Electro,Kraftwerk的早期作品Numbers和Home Computer是Electro音乐的雏形,它们借鉴了Hiphop节奏。隐藏或摆脱了器乐摇滚的件件外衣。现在还有一些小品牌坚持出版Electro音乐。比较有意思的是CPU Records。
女人说:“这首叫 20 Years, I Have Always Been Here 二十年我一直在这里,这名字听起来并不是电子。哈哈。”
男人说:“其实电子音乐已经融入到现代生活了。所谓的艺术生活化就是这样,七十年代你用电脑,机器这样的词就很电子。现在你在用这些词就没新意了。生活里很多东西都可以结合。下一首什么?”
女人说:“Time In Blood 血液里的时间,最后一个曲子了。”

音乐是没有节奏的,听起复杂的旋律好像随机变化的,厚重的低音在丝毫没有想休息的意思,像风一样的白噪音在夜里行路。男人并没有继续说话,女人也没有追问。在我有点恍惚的时候突然惊醒。我发现我躺在床上,窗子外面已经开始天光大亮。我还是再睡一会吧。即便是该出门繁忙的时间,但我想继续睡一会。再寻找刚才的梦境幻地,那里可以不需要再有音乐,只要有树叶被风吹的声音就够了。


推荐曲目:

VR 虚拟现实
Sun In the Space 空间里的太阳
Time Stretch 时间拉伸
The Wasteland 荒原
Last Light 最后的光

TRACKLIST

1. 視界 / Horizon
2. 戰友 / Comrade
3. 虛擬現實 / VR
4. 流體靜力學 / Hydrostatics
5. 空間裏的太陽 / Sun In the Space
6. 時間拉伸 / Time Stretch
7. 顯現 / Emerge
8. 荒原 / The Wasteland
9. 漸强 / Crescendo
10. 最後的光 / Last Light
11. 二十年我一直都在這裏 / 20 Years, I Have Always Been Here
12. 血液裏的時間 / Time In Blood

CREDIT

ALL TRACKS PRODUCED & WRITTEN BY SUN DAWEI

MASTERED BY LI CHAO

PHOTO & DESIGN BY SUN DAWEI

 

P & C 2020 SHANSHUI MUSIC ALL RIGHTS RESERVED.

MADE IN JAPAN / SS-013

SHANSHUI-MUSIC.COM